互  动
博文
博文
刘植荣:城市建设应由谁来规划
发布时间:2015-1-2915:8:34来源:刘植荣博客—飞翔的铁塔作者:点击量:2511

20141031是首个“世界城市日”。那么,城市建设应该由谁来规划?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4114日报道称,投资8000万元的太原客运北站建成后闲置已7年,试运期每车日载客不到1人。太原客运北站坐落在距市中心区20公里的荒郊野外,其硬件设施被业内称作是“省城功能设施最全面、最先进”。但不少居民质疑该车站的实用性,因为太偏僻,离市里太远,去那里乘车会让市民多掏不少冤枉钱,浪费不少时间。

回顾一下这几年媒体的公开报道不难发现,腐败重灾区几乎也是城建投资浪费严重的地区。哪里有城建投资浪费,哪里就更易滋生腐败。从20061月到今年8月,前后两任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、陈川平被查,如果算上2000年至2001年间担任太原市委书记的侯伍杰,太原共有3位书记落马。

《天津日报》早在2001731日就刊文称,沈阳腐败触目惊心,16一把手是巨贪。沈阳五里河体育场,1988年投资2.5亿元建成,2007年被爆破拆除。

广州有腐败市委书记万庆良,城建投资浪费也在劫难逃。《扬州晚报》20141015日报道称,广州市耗资8亿元建成的陈家祠广场4年后拆除。广东省规划部门一工作人员表示:“现在普遍情况是一届政府一个规划。不同的领导有不同的喜好,有的领导刚上任就提出新概念,修改以前的城市规划。下属积极‘帮腔’、推进项目,极少提出反对意见。”

笔者今年2月份与某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一设计人员聊天,他与单位同事刚从几个国家考察回来,我问他城建规划设计师在中国城市规划中能起多大的作用,他对我说:“我们的规划就是挂在墙上给自己看的,新领导一来,就把过去的规划推倒重来。”

建设部的统计数据显示,中国每年拆毁的老建筑占建筑总量的40%,建筑的平均寿命仅为25-30年。而很多国家的建筑平均寿命要比我们的长得多,如英国为132年,美国为74年。

一些领导热衷大拆大建,其中不乏以权谋私、假公济私的例子。城建用地是国有土地,而国有土地使用权名义上是挂牌竞拍,但通过贿赂政府官员低价获得土地的现象并不少见。还有,政府投资项目招标也有猫腻,只要贿赂到位就能拿到工程。中纪委网站20141014日发布消息称,山东省严肃查处重大项目运作不规范、领导干部及其亲属插手工程招标、土地转让的案件37件,涉及领导干部50人。中纪委有关人士指出:十八大后省部级落马贪官多与开发商有关。

城市规划是一个城市发展的蓝图和百年大计、千年大计,也是一个城市能否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。城市是市民的城市,市民是城市的主人,城市规划理应最终由市民说了算。因为官员是流动的,对所在城市缺乏了解,今天在这个城市当官,明天就可能升迁到另一个城市。作为城市公共设施使用者的市民,最了解自己的城市,也最知道自己的城市应该如何发展。

法国有一批国家建筑规划师,在城市景观遗产保护区内的一切建筑的建设、改建、维修、拆除都要经过他们批准,甚至种树、伐树也要经过他们批准。市长必须听规划师的意见,当然,市长如认为规划师的意见不合理,可以向上一级政府申诉。国家建筑规划师和市政部门通过的建筑计划,还要在社会上广泛征求民意,遭到多数民众反对的建筑计划必须撤销或重新规划,直到群众满意为止。

为此,我们必须把城市规划的最终定夺权还给市民,专业人员拿出城建规划方案后,要广泛征求市民意见。这样,不但可以预防腐败和投资浪费,还可以延长建筑寿命,减轻纳税人负担,保留城市风貌,让子孙后代能看到自己城市的历史。土耳其诗人纳乔姆·希克梅说:“人的一生中有两样东西是永远不会忘记的,这就是母亲的面庞和城市的面貌。”(本文发《新金融观察》2014-11-10,中国网 广东建设报 等媒体转发)